神明阻止我们相爱,世俗禁網我们灵魂,可是我们却可以一起站在死亡的头上,振臂高呼,自由而疯狂光怪陆离的世间,人们都不曾拥有爱情,却又极致渴望爱情,于是世人熙熙攘攘,反复灼烧那破碎的灵魂,徒留一地灰烬。
你看,他们逃避欲望,他们不曾坦荡。

1

可我遇见你时,你的灵魂就发着光,像冬雪和月霜,在时光里熬成了致命的毒酒,我一饮而下,即使是死亡,也带着光怪陆离的温柔。

地狱天堂不过大梦一场,我愿用我这焦灼的心脏,血肉模糊中,为你在黑暗里种下一株玫瑰花。